环意的世纪之跃

文 宋翔   2018-06-11 16:34:11

第101届环意大利自行车赛即将开赛之际,让我们走近这项传奇赛事,看它将以何种姿态拥抱新的纪元。

选手从比森齐奥营前往塞斯托拉。去年5月,环意大利自行车赛迎来了第100届的里程碑时刻。百届环意在路线设计方面极尽巧思,不仅覆盖了意大利自行车文化盛行的每一个地区,更是在21个赛段中不断致敬环意历史上的伟大车手和经典瞬间。参赛车手光芒之璀璨达到了近年来的高峰,比赛竞争之激烈让车迷们大呼过瘾。此外,比赛在邀请嘉宾、周边活动以及媒体宣传等方面也做到了极致,充分展现了“公路自行车运动第二大赛事”的风采。

然而,人们对环意这项赛事的关注在第100届比赛之后陡然降温。环意组委会对此早有预感,为下一届比赛埋下猛料──2018年第101届环意大赛将从欧洲之外的以色列发车!2017年11月底,组委会正式公布了新一届环意比赛路线,以色列发车不再是传闻。公路自行车这项赛事有百年历史,始终以欧洲为中心,本届环意从亚洲发车的大胆举措堪称“世纪之跃”。如今,在第101届环意即将开赛之际,让我们走近这项传奇赛事,看它将以何种姿态拥抱新的纪元。

亦步亦趋

环意大利自行车赛创办于1909年,与1903年创办的环法大赛只差6年。然而,这短短的6年却足以将两项赛事的地位区分为“开创者”和“追随者”。环法比赛由法国《汽车报》为促进报纸销量而创办,环意则是《米兰体育报》将环法成功案例照搬过来的产物。早期的环意比赛和环法一样,采用若干个首尾相接的漫长赛段环绕全国一周,此后又和环法一样,随着赛车器材和道路状况的不断完善以及车迷们对观赏比赛的更高要求,逐渐衍生出平路、爬坡、计时赛等复杂多变的比赛形式,每届比赛的赛段数最终固定在20个左右。1919年,环法首次将来源于《汽车报》黄色纸张的黄色领骑衫授予总成绩领先的车手,环意则在1931年引入了来源于《米兰体育报》粉色纸张的粉色总成绩领骑衫。类似这样环法开创、环意跟进的例子不胜枚举,环意前半段历史是对环法发展进程的亦步亦趋。

虽然环意大赛很快在意大利国内取得了不小的成功,比赛中也诞生了若干位永载自行车运动史册的传奇车手和经典对决,但这项赛事的国际影响力和商业价值始终无法与环法相提并论。1950年以前,环意的参赛车手长期以意大利人为主,本土车手包揽了每一届比赛的总冠军,直到1950年,才由瑞士车手雨果·科布莱特打破了意大利人的统治。在同一时期的环法比赛中,已经有来自法国、卢森堡、比利时、意大利和瑞士等5个国家的车手先后登上总成绩最高领奖台。此后,欧洲各国公路自行车运动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历史久、规模大的环法和环意两项赛事自然坐上了公路车坛的头两把交椅。创办于1935年的环西在将近60年的漫长时间里一直被安排在春季举办,赛期与环意十分贴近,甚至有时会发生重叠。直到1995年环西改期到秋季,形成三大环赛的格局。

提到三大环赛和它们各自的发展路径,还要说说这几项赛事背后的主办机构。二战后,阿毛里体育公司ASO通过旗下的体育媒体《队报》从法国政府手中接管了环法比赛的主办权,2014年又以全资收购环西原主办方Unipublic的方式,将又一项大环赛揽入怀中。此外,这家公司还运营着巴黎—尼斯、环多菲内、巴黎─鲁贝、比利时列日─巴斯通─列日、英国环约克郡、美国环加州、环阿曼等各种规模和级别的公路自行车赛事近20项,毫无疑问是全球自行车运动头号强权。环意比赛如今的主办方是由《米兰体育报》拆分独立出的体育赛事运营公司RCS体育,除环意之外,他们还运营其他近10项公路车赛事,其中绝大多数在意大利国内。尽管在商业的层面上不能算是同一量级的对手,但是环意依然不断努力,试图甩掉环法的影响,发展出自身独有的魅力。

博洛尼亚美景。粉红盛宴

粉红这种在男性体育运动中十分罕见的主题颜色反映了环意比赛的重要特点──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荷兰车手汤姆·迪穆兰夺得第100届环意总冠军。在所有自行车赛事中,环意是将主题颜色应用得非常充分的一项。除了总成绩领骑衫、现场布置、宣传海报之类的常规操作外,组委会还将赛事所及的每一个角落都铺满了粉色,甚至用“为粉色而战”作为赛事永久的宣传标语。近几届环意开赛前,各个承办城镇在夜间亮起粉色灯光迎接盛事的浪漫景致,成为车迷们最新的念想,增强了当地民众对赛事的关注。正因为粉色是如此独特,车迷们更加乐于以此来标榜身份。每年的环意被车迷们称作“粉红色的五月”,而环法大赛却没有与之对应的“黄色七月”之说,环意在打造赛事形象方面的成功可见一斑。

除此之外,环意另一项成功的形象标识是被车迷们公认为自行车运动最美奖杯的“无尽之杯”,每一位总冠军得主在粉红色的欢庆海洋中高高举起螺旋上升的金色奖杯,杯上镌刻着历届冠军姓名,这个画面成为比赛最具标志性的时刻。

一项赛事想打动车迷,依靠的绝不只是这些表面功夫。环意大赛真正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体现在赛道两旁,意大利举办自行车赛,地形和景观堪称完美。从亚平宁半岛南端五彩斑斓的海滨渔村到北部多洛米蒂山区白雪覆盖的险峻高山,从托斯卡纳乡间以白垩土铺就的起伏小路到中世纪古城里的石板路陡坡,从耗时五百余年修建的世界最大哥特式建筑米兰大教堂到全球速度爱好者共同向往的蒙扎赛道,意大利丰富而密集的自然和人文景观为环意大赛的路线设计提供了无穷多的可能性,也给全世界的车迷们带来了竞技之外的享受和谈资。经过百年的发展历程,环意的主办方游刃有余地将赛场上的精彩竞争和赛道边的视觉盛宴结合在一起,让环意成为许多车迷心目中的“最美大环赛”。

悠久的历史、绝佳的赛道、成功的形象包装,再加上意大利深厚积淀的车迷文化,这些条件支撑起环意大赛在自行车运动中的泰斗地位。但是,在环法组委会不断“圈地扩张”的紧逼之下,环意还必须拿出更多行动,才能保住地盘。

为了抗衡环法,环意积极发展品牌周边的各种赛事和骑行活动,创办于1970年的青年环意赛和创办于1988年的女子环意赛分别在U23和女子自行车运动中享有极高的地位。环意官方举办的大众骑游活动和在每个赛段终点举行的儿童自行车赛,让普通车迷和他们的下一代都有机会获得真切的环意体验。2018年,组委会甚至还推出了电动车环意赛。这些赛事和活动不一定每一项都能取得成功,但综合起来依然为环意品牌增色不少。此外,环意组委会也在不断收购其他规模较小的自行车赛事,或者与它们之间建立固定的合作关系,从而增强自身在自行车运动中的话语权,为环意争取更多权益。

爬坡赛段。开路先锋

说到版图扩张,明明说好是环意大利自行车赛,怎么跑到亚洲的以色列发车?

事实上,公路自行车三大环赛在海外发车不是什么新鲜事。1954年的环法比赛从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发车,开创了大环赛海外发车的先河。截至2017年,环法比赛总共有22次从海外发车,荷兰、比利时、德国、瑞士、卢森堡、西班牙、爱尔兰、英国和摩纳哥先后成为环法大赛的发车地,其中的7个国家与法国相邻或隔海相望,稍远一些的荷兰和爱尔兰也都属于欧洲西部公路自行车运动高度发达的地区。环法比赛选择从海外发车,一方面是扩大赛事的国际影响力,另一方面,各地的承办费用也带来了巨额收入。如今,为了应对周边国家城市高涨的办赛热情,环法比赛基本每隔一年就会有一次海外发车,甚至在2009-2010年和2014-2015年出现了连续两届比赛从海外发车的情况。

与环法相比,环意海外发车的历史稍晚一些,但是涉足的国家范围大开大合,充满想象力。1965年首次在外发车,举办地圣马力诺实际是被意大利国土包围着的袖珍小国,梵蒂冈也是如此。法国、摩纳哥和希腊算是意大利的邻国或相距不远,荷兰和比利时与意大利之间的距离稍远一些,但是鉴于这两个国家在公路车运动中的崇高地位,承办环意发车也可以理解。2012年和2014年,丹麦、北爱尔兰接连打破了人们对于大环赛海外发车范围的固有印象。显然,环意从这几次远距离海外发车的经历中尝到了甜头,开始酝酿更激进的全球扩张。

2014年,RCS应邀帮助迪拜体育局举办了首届环迪拜自行车赛,并且利用自身在自行车运动中的优势资源,为这项全新赛事带来了相当不错的参赛车手阵容和媒体传播效果,这也是RCS的第一项海外自行车赛事。眼看酋长们玩得不亦乐乎,阿布扎比随即跟上,与RCS合作举办了环阿布扎比自行车赛,甚至比环迪拜更早一步在2017年升级为顶级世界巡回赛。伴随着环迪拜和环阿布扎比的强势崛起以及ASO旗下的环阿曼赛迅速衰落,环卡塔尔于2017年停办,RCS已经在中东地区取得了对ASO的局部胜利。

很快,有传言称,RCS打算将某一届环意比赛放置在中东发车。考虑到往届环意海外发车的天马行空和阿联酋豪绅们不差钱,这则传言被认为很有可能成为现实。令人措手不及的是以色列竟然横刀夺爱,成为欧洲之外首个承办大环赛海外发车的国家。当然,以色列也向环意和RCS展现出了足够的诚意,前3个赛段的接待保障以及前后的交通运输成本由以色列承担,并向RCS支付不菲的承办费用。更重要的是以色列在2015年就成立了一支名为“自行车学院”的第三级别车队,并且以不断补强的车手阵容和年年提升的战绩达到了足以获得环意外卡的级别和水平,这使得RCS有足够的底气做出选择。一定程度上,在以色列发车是为了促进当地自行车运动的发展,而不是像阿联酋那样单纯受到金钱利益的驱动。

2018年5月4日,环意就将历史性地迈开“走出欧洲”的第一步。当然,在文化差异、安保隐患、旅途劳顿等种种因素的环绕下,人们难以断言环意这大胆的一步是否一定走对了方向。但是,自行车运动的全球化已经被业内公认为必由之路,的确需要像环意这样敢于开拓的顶级赛事。或许这一步将改变全球自行车赛事的格局,甚至为陷于迷茫的自行车运动打开全新的思路。

责编 王敬泽

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环意的世纪之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