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哨里的学问

文 王明琛   2018-06-11 16:34:10

NBA与其他比赛一样,赛场上经常出现有争议的判罚。如何少吃争议判罚的亏,已成为各队研究的一大课题。

人们都希望裁判在场上永远不要犯错,因为关键时刻的一次错判或漏判足以改变赛果。每当令人疑惑的哨声响起,都会成为球场上最刺耳的音符……

疑问哨悬案

3月9日,勇士前锋德雷蒙德·格林在与开拓者的比赛中与裁判发生口角,领到本赛季NBA球员最多的15次技术犯规,只差1次就要自动停赛1场。他直言不讳地表示很多裁判带着个人恩怨吹罚比赛,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NBA应该把他们全部换掉。杜兰特在前10个赛季仅有1次被驱逐,本赛季至今却已5次“挂彩”,他认为自己是被裁判有意针对。此前,保罗·乔治和勒布朗·詹姆斯也都曾谈过他们察觉到的疑问哨。一夜之间,以格林和杜兰特为发起人,NBA球员们掀起了声讨疑问哨的怒潮。

诸多大牌球员都在抱怨疑问哨,这事应该受到关注,但最有理由喊冤的是篮网。根据NBA“最后两分钟裁判报告”,篮网本赛季被吹罚的错判漏判达到28次,比其他球队都多。

以下几个分镜头可以充分说明篮网遭遇了怎样的不公。1月8日篮网对猛龙,阿伦·克拉布顶开第一个防守人,努力完成了一次困难的上篮,出手后被第二个防守人撞翻。这球明显应当是个“2+1”,但裁判置之不理,最终猛龙在加时赛中以1分险胜。另外一个例子来自1月23日篮网与雷霆一役,最后10秒钟,裁判做出两次不利于斯宾塞·丁威迪的判罚。先是他在防守时被对手撞翻,但裁判的哨子没响,第二次漏判尤其致命,那是保罗·乔治的一次进攻犯规没有被判罚,没有这个前提,威斯布鲁克也就无法在几秒钟后投中绝杀球。

同病相怜的还有掘金。2月27日,随着贾马尔·穆雷在最后一个回合进攻失误,掘金以120比122输给了快艇,但他们至少吃到了两次疑问哨。一次是裁判无视托拜亚斯·哈里斯对威尔·巴顿的犯规,另一次是奥斯汀·里弗斯抢断时打到了贾马尔·莫雷的胳膊。目前,掘金24次遭到错判漏判,排名第三。想想看,这些错判、漏判偷走了多少场胜利?

不存在偏哨

人们很容易把这些疑问哨和偏哨划上等号,NBA真的存在偏哨吗?

所谓“偏哨”,是指裁判吹出的主场哨、明星哨,或对一方的偏袒。这些偏哨可能源于裁判对某名球员和某支球队的偏好,即“尊重论”。实际上,这种质疑是站不住脚的。

其一,裁判并不是专拿烂队开刀,篮网的确是因为那些不利判罚多输了一到两场比赛。但另一细节显示了这种质疑站不住脚:魔术的战绩比篮网还差,但被吹罚的错判漏判数却是30支球队中最少的。

其二,强队并没有得到裁判的偏袒。当比赛仅剩最后两分钟、双方分差在3分以内时,上届冠军勇士是NBA被吹疑问哨最少的球队之一,错判数甚至为零!这是因为他们经常在比赛中早早确定胜局,只打了16场比分胶着的比赛。这也解释了篮网为什么总是被裁判盯上,他们有40场比赛最后时刻才决出胜负,这意味裁判们要做出更多的决断,无论正确与否,篮网遭到疑问哨的几率肯定要多一些。如果考虑整场比赛,更能说明勇士并未被裁判优待。在至少被15次漏判或错判的球员中,勇士有三人:格林、杜兰特和扎扎·帕楚里亚。勇士还领跑球队被驱逐榜,并在技术犯规榜上排名第四。

其三,不存在主场哨。本赛季,NBA裁判在最后两分钟有利于主队的吹罚占比为51%,优势微乎其微。而且裁判对于主客队一视同仁,漏判的次数几乎达到错判的9倍,说明他们的执法尺度把握得相当严格,宁可漏判,不愿错判,因为错判无异于直接宣判胜负。

NBA没有偏哨,但由于能力有限,错判、漏判是客观存在的。自从2015年3月启动“最后两分钟裁判报告”监督机制以来,已对24444次判罚回看分析,共出现2087次错判、漏判,每场会出现1.52次的疑问哨,对NBA各队来说,这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洛佩兹质疑裁判是否看清楚了。

争议判罚很容易引发赛场冲突。规避疑问哨如何降低疑问哨对球队、球员的伤害?唯有一种办法,即建立良好的沟通方式,让裁判了解到一次疑问哨会让球队、球员多么沮丧、失望。体谅之下,裁判的执法尺度会做微调。

但现在的裁判根本说不得,问不得,他们要么像轰苍蝇一样叫球员走开,要么直接亮出技术犯规。疑问哨不见减少,有时还会变本加厉。30年前的NBA,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当时,凯文·麦克海尔还是凯尔特人的明星,他经常被吹疑问哨。通常情况下,麦克海尔的脸会剧烈扭曲,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然后,他把瘦长的手臂举向天空,仿佛只有篮球之神才能理解他。

上世纪80年代,迪克·巴维塔已经是NBA的资深裁判。在一场凯尔特人的比赛中,他接连三次漏判。麦克海尔的反应从扮鬼脸到不满再到咆哮,走上罚球线时,他看着巴维塔说:“迪克,你今晚到底怎么了?”

麦克海尔后来回忆道:“他说:‘凯文,你肯定打过一场烂透了的比赛吧?’我停下来看着他,然后说:‘是的,肯定有。’他说:‘我也有。’”

30年后,裁判和球员之间这种良好互动几乎已销声匿迹。NBA名宿格兰特·希尔刚进入NBA时,经常和老裁判们互动,了解他们的性格,知道怎样才不会触碰裁判底线,但在他职业生涯末期,那些新裁判往往拒人于千里之外。裁判希望一视同仁,但吹罚明星显然更困难。NBA要为此负很大责任,有两件事成为重要转折点。

第一件事是2004年发生在底特律奥本山宫殿的恶战,球员们扭打在一起,战火甚至波及看台上的球迷。当时NBA正处于低迷期,令人窒息的防守让比赛得分和上座人数都在走低。由于担心球迷流失,NBA开始强势镇压。9名球员累计被停赛146场,制裁力度史无前例。这仅是一次性打击,更深层次的变化是改进技术犯规启动机制,实行裁判零容忍政策。

第二件事是2007年爆发裁判蒂姆·多纳吉赌球丑闻,这让NBA的诚信度遭到质疑。NBA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恢复球迷的信心,包括让退役的陆军上将罗纳德·约翰逊出任裁判事务部高级副总裁。同时,对球员和裁判的抱怨加大打压力度,他们害怕一旦球员和教练将不满情绪传染给球迷,NBA将再度陷入困境。但是,赋予裁判更多的权力并不能平息冲突。从80年代中期开始,球员犯规一直在增加,这是NBA切断球员与裁判沟通渠道造成的恶果。

本赛季,大牌球员屡屡和裁判发生龃龉,给人带来一种裁判执法尺度越来越紧的错觉。实际上,近年来球员技术犯规和被驱逐次数都呈下降趋势,为修复球员和裁判的关系提供了可能。毕竟NBA的收视率和受欢迎程度都在复苏,不再是一个遭遇公信力危机的联盟。

今年2月中旬,NBA裁判代表和球员代表汇聚一堂,交流和讨论球员和裁判之间的问题。会面的结果好得令人难以置信,双方态度都非常开放,并宣布将建立直接有效的沟通机制。

一切都要从简单温和的交流开始。

责编 陶莽

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争议哨里的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