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聊吧 请在这里结盟

2018-06-11 16:34:01

天涯球迷一家/天涯皇马球迷协会

曼联球迷协会/雄起中超/阿森纳中国球迷会

整顿文身引热议

限制文身令一出,中国足球队里有文身的球员为了遮掩,或身穿长袖,或身缠绷带。不久后的女足亚洲杯上,中国女足球员也悄悄遮住了胳膊上的图案。文身在中国是亚文化的一种,球员中的其他亚文化现象也成为人们的谈资。

这里有一群和你一样的人,一日球迷,终生球迷。他们活跃于世界各地球迷论坛和社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2018年,他们还在这儿肆意抒怀,宣泄快意恩仇。

球场文身 画皮般的存在

文 皮特

针对职业球员的文身问题,首先应该区别两个词:风格与风尚。风格是通过外在的行为面貌来体现相对稳定的内在气质与思想,是一种习惯性的表现形式。风尚是指在一定时期的流行风气,竞相追捧的痕迹格外明显。职业球员文身,究竟更接近风格还是风尚?显然,球员的职业身份和文身没有必然联系,文身与足球这项运动所要求的内在条件与意志品质同样无关,因而文身与足球领域毫无关系。

另一方面,球员文身并不是个体现象,已然成了风气。每个人身上不同的文身,似乎也不能代表他们的内在格调,就连他们试图用文身来表达的内在语言或个人志愿,也很难渗透到个人行为上。可见,球员文身更接近于风尚,一种空洞的形式。若将文身说成一种精神象征,一种本色的外在演绎,或者是代表群体的独特气质,这些都接近于夸夸其谈。

或许有人认为,球员文身现象在欧洲顶级职业联赛普遍存在,中国球员难免受到影响,进而模仿。首先,欧洲职业赛场不文身的球员占大多数,只是某些带有文身的球员更容易招来人们的注意。其次,不能忽视不同的生活环境与文化背景决定了不同的范式。一种文化植根在这片土壤上,有必然的合理性,有时候不容易被察觉,但它超越表象成为一种内涵,的确在发挥着作用。比如英国人恪守传统的文化底蕴可能影响了英格兰足球的风格,意大利人崇尚防守反击的打法也能在文化背景中寻找到踪迹,巴西人的烂漫与天赋很好地融合在一起,才会出现艺术范十足的桑巴足球......

文身排除在中国主流文化之外,与中国人传统的行为方式、价值认同方式、审美方式并不协调,天然造成一种反感,甚至导致一些误会。大多数年轻人不会因为看到中国球员文身,觉得他们有多么独特。相反,很多球迷能认识到这是一种渲染,一种没有太多深意的造势,肤浅地推崇形式来点缀内在个性。实际上,球员的内在个性完全可以靠比赛或日常行为来体现,比如英雄主义、永不言败的精神、男人豪壮之气等等。如果外在的点缀和球场内体现的个性出现巨大反差,就更加令人厌恶。满身的左青龙右白虎,一上场就懈怠成米老鼠,谁会喜欢这样披着“画皮”的球员?

如果把视野放宽一些,大多数球迷愿不愿意在职业赛场上看到文身?在一项调查问卷中,将近七成的球迷不愿意看到,两成球迷表示无所谓,剩下的球迷不足一成。足球运动有广泛的受众,足球场是一些城市最大的公众聚集场所,也是可以辐射全国的焦点,上场球员能够获得巨大的关注度和收益,那就应该出让一部分自由空间,来维持这项运动在文化氛围中应有的尺度,营造大部分球迷乐于接受的球场环境。这种超越个人自由的公平或许才是更为合理的。更何况对中国足球难道不应该念一念紧箍咒,使球场上多一些规范,让职业球员多一分敬畏之心吗?

末位替补

文 亚威

我还真喜欢“亚”这个字,虽然乍一看这字不怎么样,有点低人一等的意思,亚于谁就是次于谁呀,但有没有想过,这说的次于谁是仅次于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大致如斯,历史上对这个字最好的释义就是亚父这个称谓了,敬之如父,是莫大尊称。

亚文化也是如此。很多人一说起亚文化,好像在说一些不堪大用的东西,颇为不齿。其实在我看来,亚文化之于主流文化大体就是主力与替补的关系。在两者彼此的更迭中,有些亚文化跟主流文化之间换位频繁,有些亚文化就跟命中注定一样,跨过历史的长河,没能被大众认可。前者就像我们在足球里常说的轮换主力,后者则像末位替补。

文身属于后者。磕磕绊绊数千年,在我国繁复磅礴的历史里,也就宋朝那会儿闹腾个响。北宋时期,《水浒》中几个叛逆的江湖大佬树立起鲜明的形象标杆,南宋时期出了个正能量满满、“精忠报国”的岳飞。两个极端的榜样身后,就没然后了。

现在情况有了好转,世界融合,信息交互,物转星移,文化更迭,人们越来越宽容,越来越自我,能表达自我,也能接受别人的自我,文身这一顽固的亚文化竟然有了破局的希望。

在深圳人流最密集、租金天价的东门步行街,文身小店星罗密布,一片祥和。

当然,磕磕绊绊几千年都没翻身,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现实的例子就在眼前,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文身禁令事件是否扩展至中超,虽然目前还在传闻中,没出官方文件,但多少说明了即使世界宽容如斯,在很多人眼里,文身这么有历史底蕴的亚文化目前还缺少荣登大雅之堂的格调。

所有的文化都需要引导,主流文化和亚文化都不例外要朝向健康文化。不分内容是否健康就全面禁止文身的做法,是在否定一种文化现象,这既不符合现代人对个性表达方式的追求,也不符合融合开放的理念。

不过有一点我还是赞同的,这么多年,中国足球水平没搞上去,声誉不断探底,球员们就少倒腾些个人形象,多上上心,踢好球吧。说不定这也是足协的真实想法呢,觉得大家都快把中国足球的脸丢尽了,也长点心,别再装点自己脸面了,装不起。

所以,这又说明了一个道理,看不出结果对错的时候,出发点就很重要了。猜不透出发点到底是什么,不如安心当个吃瓜群众,笑看球场风云,看看中国足球如何爬出万丈深坑,挤进世界足坛主力梯队,也看看文身文化如何咸鱼翻身,挣脱蹉跎千年的末位替补命运。

取其精华 去其糟粕

文 家俊

近几年,亚文化在体育领域呈现的内容越来越得到受众的关注,形式也越来越丰富。这种非主流、局部的文化现象在不断升温,中国足协给我们带来了一次大大的意外。

在“中国杯”和威尔士比赛过程中,郜林等球员身上缠着一圈又一圈的胶带。事后才知道,原来是足协整顿文身的一种处理方式。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颇为诧异,感觉足协也是开创了体育赛场上关于“整顿运动员文身”的先河。

随后,包括徐根宝、范志毅等国内名宿纷纷支持整顿文身的行为,认为这不是一种正确的文化表达方式,球场的表现更多应该用脚来,而不是在文身、发型彰显个性。霎时间,文身似乎成为一种应该取缔和排斥的行为。

针对类似整顿文身等规范体育亚文化的现象,让我想起一句浅显的话,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此次“整顿文身”过后不久,我看到了意甲佛罗伦萨主教练皮奥利选择用文身的方式悼念已故的球队队长阿斯托里。同样是文身,皮奥利得到了球迷的广泛支持。在皮奥利看来,这是一种思念阿斯托里的情感表达,那我们是不是也不要片面地摒弃文身行为呢?

还记得南非世界杯赛场上的助威神器“呼呼塞拉”吗?这种在古老非洲用于召集部落的喇叭在世界杯的赛场上大放异彩。“呼呼塞拉”可以发出超过100分贝的噪音,对于制造加油助威声来说可谓是“独门武器”。不过,由于巨大声响引起的噪音有可能导致永久性听觉丧失,球迷们需戴耳塞看球。当时这种工具受到很多球迷的投诉,认为应该禁止使用。最终,时任国际足联主席的布拉特表达了对南非球迷的支持,“这就是南非和非洲足球的氛围,在这里的赛场上充满了声音、激情、舞蹈和享受,这是一种庆祝的方式”。

在篮球场上,最特别的莫过于新西兰男篮球员们出场时,集体跳当地毛利人传统的哈咔舞,手舞足蹈,配以呐喊,用来鼓舞气势和恐吓敌方。这种舞蹈吓着不少人,因为瞪眼露出眼白,吐舌头,拍打身体,用力跺脚,像野兽一样咕噜。虽然有人认为这种舞蹈不够雅观,但新西兰毛利人的战舞理应展现给更多的人看。

亚文化本身就是非主流的文化现象,属于某一区域或某个集体所特有的观念和生活方式,应该站在包容和了解的角度去看待这类文化。所谓“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意指宣传其正面合理的内容,去除其负面糟粕的部分。且不说足协“整顿文身”的做法是否正确,但引导亚文化在体育领域的正能量和积极作用,值得探讨。

小猪佩奇身上文

文 尼科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体育圈,文身已经是一件见怪不怪的事儿了。有艾弗森“忠”字画龙点睛,也有“鸟人”安德森周身画满、一块不落。

在我知道的琳琅满目、意义各色的文身中,有两块文身一点都不霸气,反而透露着温情。其中之一就是阿尔贝托·吉拉迪诺左大臂内侧的小猪佩奇。

绿茵场上的小提琴手绝对不是因为广州恒大才被中国球迷所熟知的。早在《实况足球》时代,我就控制着游戏里的AC米兰前锋征战赛场。但我确实是在小猪佩奇火了之后才知道这位优雅的亚平宁男子把这个卡通形象纹在了身上,可以说是十分社会。

转头一想,人家老外也不知道这句“小猪佩奇身上纹,掌声送给社会人”呐?原来,吉拉迪诺有3个女儿,小猪佩奇在国外火的那会儿,正是2003年出生的大女儿咿呀学语的时候,热爱小猪佩奇也就合情合理。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小情人,应小情人的要求把小猪佩奇文在身上,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我喜欢的另外一块文身在贝克汉姆身上,不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而是全世界球迷的小公主“小七”的一个随手涂鸦。

贝克汉姆在球星中是著名的“妻管严”兼“女儿奴”,早已名声在外。把女儿小七的手绘画作“穿裙子的火柴人”文在身上,还被幽默地评价“看来小七是被批准在爸爸的身上画画了”,小贝疼爱女儿的程度可见一斑。

看起来特别偏心女儿,对吧?其实,贝克汉姆对三个儿子同样疼爱,因此除了小七的火柴人刺青之外,这位父亲还骄傲地将三个儿子说的“We Love You Daddy(我们爱你,爸爸)”纹在了侧腰,以证明对子女的爱无分轻重。小贝当年是叱咤风云的追风少年,怎么就被贝嫂拾掇成一个顾家爱妻护子的柔情汉子了呢。

除了那些喝醉酒,立马找路边摊画的,几乎每一块文身对它的主人都有特殊意义。球员中有没有浑身没有一块文身的人呢?当然有,但是如果我说NBA里有个黑人球员也浑身干净,毫无文身,你猜是谁?

是的,就是登哥。哈登一直是登妈的好孩子,不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最重要的原因是哈登特别怕痛,不敢文身。除了场上被对手侵犯会摆出很痛的面部表情之外,平时被队友轻拍肩膀也要揉一揉,说明哈登的痛感神经真的发达。不然怎么那么会造犯规呢?

不过,看了上面两位好爸爸的文身,我估计登哥一狠心表示:我是不可能文身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文身的,但是我好想以后生个女儿。

吧主之声如您所见,呈现在您眼前的这块“吧主”是《新体育》在新的一年里仍然保留的特色栏目之一,此版块的建立只为更好地和读者互动交流。

每一期会遵从部落成员们的兴趣所致,推出不同的主题,玩转各类体坛项目。请关注《新体育》微博http://e.weibo.com/xintiyu 并与之私信联系,欢迎观点交锋。

栏目中文章应为原创,本刊无暇逐篇甄别作品是否存在抄袭、剽窃,希望作者自律。

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来吧,聊吧 请在这里结盟